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發布時間:2019-05-31

發布者:

關鍵詞:

宮桂芬:理性看待豬肉缺口機會 肉雞發展需要緊平衡

免責聲明:

本平臺資料來源于網絡收集,以供給大家學習、交流為目的,請諸位在閱讀后,盡快刪除,尊重資料原作者,支持正版。若所列資源侵犯了您的權益,請直接留言,立刻刪除!

40年肉雞產業巨變,40年畜牧產業發展,改變了民眾飲食結構,提升了人們生活水平。然而,隨著肉蛋奶日漸豐富,人們膳食中脂肪攝入量出現偏高,從全球到中國,從國家到民眾,對肉類等食物的營養與健康的關注度越來越高。受此影響:

畜牧生產及肉類蛋白消費將會發生哪些變化?

肉雞品種發展、生產布局、雞肉蛋白消費將如何演變?

非洲豬瘟影響下,國內豬肉供給出現缺口,雞肉替代豬肉的機會有多大?

行業需要健康有序發展,產業需要整體協同進步。從1989年中國家禽業協會成立,到2001年、2002年中國畜牧業協會、中國畜牧業協會禽業分會(在原中國家禽業協會基礎上更名)先后成立,協會、禽業分會通過積極組織行業交流活動、開展歐美國家學習考察活動,與業界企業一道推動肉雞及家禽產業技術交流、行業共同發展,并在家禽行業協調發展方面發揮積極的引導作用,在白羽雞肉反傾銷和反補貼案發起、審查、復審方面以及打擊禽肉凍品走私方面均做了大量工作并取得良好成效。

宮桂芬研究員,現任中國畜牧業協會副秘書長、同時兼任中國畜牧業協會禽業分會、豬業分會、鴿業分會三個分會的秘書長。曾任原北京市種禽公司黨委委員、總畜牧師。

在加入中國畜牧業協會之前,宮桂芬研究員多年在畜牧生產一線從事“京白”系列蛋雞及北京鴨、鵪鶉、火雞等家禽的遺傳育種、飼養等的研究和生產管理以及良種推廣工作;先后參加和主持了國家“六五”到“九五”期間蛋雞的育種攻關及相關項目8項,省部級科研和高新生物技術、計算機育種軟件應用研究、科研成果、推廣等項目20余項;先后育成了“京白”系列蛋雞各類純系27個,篩選的雜交配套系20多個;其中“京白939”、“京白938”、“京白904”等多個高產配套系深受業界的歡迎,填補了我國蛋雞良種的空白;“京白”系列良種推廣遍布全國各地。先后獲得國家星火一等獎;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2項);北京市科技進步及星火科技一等獎(多項)、農業部豐收二等獎等省部級以上獎項30多項。1991榮獲“國家星火先進個人”;1992年獲“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全國五一勞動獎章”;首都勞動獎章;首都愛國立功標;行業突出貢獻獎等榮譽稱號20多項。1993年獲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

記者:40年來,肉雞產業發展與其他畜牧產業發展有哪些不同?它在動物蛋白產業占據的位置發生了哪些變化?

宮桂芬:改革開放初期,我們國家肉蛋奶產量與人均消費量均比較短缺。經過40年發展,畜牧產業得到了快速增長,現在全國肉蛋奶越來越豐富,民眾飲食結構已發生大轉變。從1978年到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糧食消費量由152千克降到110千克,農村居民人均糧食消費量由248千克降到155千克,而同期的動物蛋白消費量卻逐年上升。

從細分的動物蛋白產業來看,禽肉、禽蛋發展均比較快。從1978年到2017年,城鎮居民人均禽類消費量從1.0千克上升到9.7千克,農村居民人均禽類從0.3千克增加到7.9千克;城鎮居民人均鮮蛋由3.7千克上升到10.3千克;農村居民人均蛋類從0.8千克增加到8.7千克。從同期年人均消費增長速度來看,水產品與禽肉相當,牛奶高于禽蛋而低于禽肉,其次為牛肉、羊肉,而豬肉最低,但它的年人均消費量最大。協會測算,2017年,全國禽肉產量約2345萬噸;其中雞肉、鴨肉的產量占比較大,分別約占63%、30%;鵝肉、鴿肉產量較低,分別約占6%和1%。

記者:在品種、生產、消費方面,肉雞未來發展趨勢如何?

宮桂芬:由于多年來白羽肉雞品種一直由國外引進,孵化、養殖、免疫以及屠宰、加工等方面技術也多是按照國外品種的飼養管理等要求來做的,與歐美同步,起點較高,發展較快。白羽肉雞市場開始以出口為主,后來因禽流感疫情影響,轉向內銷。目前,引進白羽肉雞品種主要有AA+、哈伯德、科寶艾維茵、羅斯308。2016年以來,益生股份從波蘭引進祖代哈伯德,轉向國內自繁祖代并銷售父母代及商品代。與此同時,圣農集團也開始進行白羽肉雞育種。

黃羽肉雞是國產品種,養殖品種也比較復雜。截至目前,通過國家級審定(鑒定)的品種和配套系至少在90個以上,但這些單品種的產業化推廣養殖覆蓋范圍和推廣量相對比較低?!翱颠_爾黃雞128”配套系”是第一個通過國家級審定的配套系,由康達爾集團培育,1997年通過審定。從生長速度來分,黃羽肉雞主要分為快速型(65天以內出欄)、中速型(65天到95天之間出欄)、慢速型黃羽肉雞(95天以上出欄)。此外,還有蛋肉兼用型黃羽肉雞。

生產方面,白羽肉雞采用舍內地面平養和立體籠養,屠宰后以分割品上市。黃羽肉雞多采用棚養、放養等,少數采用籠養,自2013年H7N9疫情發生以來,黃羽肉雞推進“規模飼養、集中屠宰、冷鏈配送、冰鮮上市”。從區域來看,白羽肉雞主要集中分布在山東、遼寧、河南等長江以北地區,長江以南福建養殖較多。黃羽肉雞主要集中分布在廣東、廣西,其次為安徽、江蘇等。這些差異與消費習慣、出口貿易等有一定關系。

我認為,這些年來,中國白羽肉雞之所以快速發展,主要是1987年肯德基、1990年麥當勞進入內地市場后,帶動了白羽雞肉需求量上升,培養并帶動了年輕消費群體。另外,團餐也是白羽雞肉消費的一大渠道。近幾年來,隨著消費升級、民眾生活水平提升,北方地區民眾對雞肉品質需求也有了新要求,黃羽肉雞在北方也有發展,加上麥當勞、肯德基以及德克士、正新雞排等諸多品牌雞肉快餐店遍布大江南北,肉雞養殖亦開始出現“黃雞北上,白雞南下”融合發展的趨勢。

817肉雞目前主要分布在山東、河南、安徽等地,在山西、河北、江蘇以及廣東、廣西也有少量養殖。817肉雞集白羽肉雞生長快與蛋雞繁殖率高的優勢于一體,屠宰后的胴體又美觀,適合制作扒雞、烤雞,有消費群體支撐,近年來也取得長足發展?,F在,峪口禽業培育出WOD168小優雞,且正在河北大名建設年提供2億羽的養殖基地。

淘汰蛋雞也一直是我國雞肉消費的一部分。集中度較高的是在山東、河南、河北等地。隨著濕簾降溫、縱向通風以及自動化環控等技術的應用與推廣,加上疫情影響使得當地黃羽肉雞產能降低,南方如廣東近幾年開始投建現代化規模蛋雞場,呈現“北蛋南下”趨勢。

我覺得,不論哪種肉雞,有消費群體支撐就有存在的道理,有市場就有發展前途。中國不同地域消費群體的飲食偏好均存在差異,國家對肉雞品種沒有限制,且提出差異化、多樣化發展,大力推進標準化養殖,協會也積極引導并推動各類肉雞行業朝著規范化、標準化以及差異化、多樣化的方向持續健康發展。

記者:據您研究,中國肉雞生產有哪些比較大的風險和難題?

宮桂芬:從這些年來看,疫情風險和行業周期風險對肉雞產業發展的影響最大。特別是2013年到2017年發生的5波H7N9流感疫情,前3波疫情風險與產能擴張造成的行業周期低谷疊加,對國內肉雞行業及企業帶來重大經濟損失;一些規模小的肉雞養殖企業、養殖場因此被迫關閉,亦造成生命和財產損失。其次是環保風險、食品安全風險。國家對這兩方面抓得越來越嚴,養殖場環保若不達標可能面臨整改或關停,食品安全一出事則給行業及企業會帶來負面影響。此外,用地審批越來越嚴,土地流轉風險也比較高。

自2018年以來,疫情比較平靜,祖代肉雞降產能效應開始顯現,行業回暖。我覺得,在行情好時,企業需要考慮風險;在行情差時,企業需要考慮止損。如果盲目擴張、投資,一旦資金鏈斷了,就會面臨生存問題。

國家提倡畜禽養殖適度規?;l展,強調從數量型發展轉向提質增效。肉雞生產也一樣,雖然目前肉雞規?;l展程度比較高,但企業自養占比不大,主要是通過公司、基地加農戶或合作社的形式養殖,因此不能脫離中國的現實情況,需要著眼未來,從發展三農入手,考慮農地與水資源緊缺、地形復雜與土壤分布多樣性、糧食生產以及經濟發展、城鎮化發展、民眾飲食習慣等的支撐,因地制宜,適度規模發展標準化家庭農場,走種養結合一體化的循環農業發展道路。

現在,黃羽肉雞走屠宰加工、冰鮮上市路線,不少企業開始投建屠宰場,但面臨消費問題。一方面,由于形體小,黃羽肉雞屠宰后外觀不像白羽肉雞那樣又圓又飽滿,銷售價格不高;另一方面,活禽交易市場關閉后,消費者買不到活雞,特別是對廣西、廣東等南方地區的多數消費者造成困擾。銷售方式與飲食方式、烹飪方式不一致,已成為目前困擾黃羽肉雞產業鏈的一大難題。對此,我覺得,不能一刀切,需要在加強檢疫檢驗的基礎上,堅持市場導向,重視消費者訴求,加大力度培育適合屠宰的黃羽肉雞品種,加大雞肉熟食研發,并從健康、營養、安全及消費、烹飪等多方面進行引導。

記者:受非洲豬瘟影響,豬肉供給出現缺口,雞肉替代的機會有多大?未來肉類蛋白消費結構將發生哪些轉變?

宮桂芬:非洲豬瘟疫情在國內發生,短時間內疫情難以消除,業界對此已形成共識。與前幾年比較,全國生豬存欄減下來之后,用什么畜種來替代?豬肉供給出現缺口,用什么肉類來替代?客觀上講,各類植物蛋白和其他動物蛋白均有替代機會,而非僅僅某一種動物蛋白,如雞肉、鴨肉、鴿肉、鵝肉、兔肉、鵪鶉、牛肉、羊肉、水產類、牛奶、雞蛋等。至于某一品類有多大機會,主要由不斷變化的市場來決定。

從肉禽來看,黃羽肉雞、白羽肉鴨現在受種源限制非常小,而且繁殖也快。尤其是白羽肉鴨,種鴨產蛋多,繁殖率比肉雞要高,商品代長得也快,出欄后全身都是寶,一點浪費都沒有。在國內市場,從銷售價格和消費需求來講,鴨頭、鴨脖、鴨鎖骨、鴨肝、鴨肫、鴨腸、鴨翅、鴨掌、鴨血以及鴨毛、鴨絨等副產品的價格比主產品鴨胸肉還高。白羽肉雞發展很快,但受種源制約,目前在種雞產能降低后開始轉向贏利,由于種雞苗價格過高,下游商品代養殖企業利潤空間被壓縮,產業鏈增值空間也變小。因此,對于行業的可持續發展和企業的效益來說,我一直強調,肉雞行業發展需要緊平衡,而解決白羽肉雞種源問題,需要根據中國市場差異化、多樣化的消費需求,培育適合本土的白羽肉雞品種。

不論白羽肉雞、黃羽肉雞還是白羽肉鴨、其他畜禽產業,如果未來市場需求將持續增長,可以適時適當擴張產能,但不能盲目擴張;增加多少,怎么增,自己需要有判斷,不能一哄而上,更不能只盯著目前的豬肉缺口,需要著眼持續發展,從糧食安全與營養健康需求考量。

近年來,國民日常飲食中的脂肪攝入量有些多了,已引起國家關注,不少老百姓也意識到這一點。國務院于2014年印發的《中國食物與營養發展綱要(2014-2020年)》提出食物消費量目標:到2020年,全國人均全年口糧消費135公斤、肉類29公斤、蛋類16公斤、奶類36公斤、水產品18公斤,并強調大力發展畜牧業,提高牛肉、羊肉、禽肉供給比重。2016年,國家衛健委(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原國家衛計委)發布的《中國居民膳食指南》提出,優先選擇魚和禽,吃雞蛋不棄蛋黃,少吃肥肉、煙熏和腌制肉制品;魚、禽、蛋和瘦肉攝入要適量,平均每天攝入總量120~200克;每周畜禽肉280~525克(吃魚280~525克,蛋類280~350克)。

年人均攝入量、消費量、占有量有區別,三者依次遞增。按以上標準計算,年人均畜禽肉攝入量為14.6千克~27.3千克。實際上,全國年人均豬肉占有量從2008年的34.8千克增加到2014年的41.8千克這一高點后,2018年降到38.9千克。以聯合國發布的全球食物平均浪費30%的數據來計算,2018年,全國年人均主要肉類實際消費量為42.9千克(同年,豬牛羊禽肉產量8517萬噸),豬肉年人均實際消費量達27.2千克,禽肉年人均實際消費量10.1千克,牛肉、羊肉對應為3.2千克、2.4千克。

顯然,替代國內豬肉缺口的機會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大。從國家層面來看,強調吃得更安全、更豐富、更健康,降低年人均豬肉消費量已成大勢所趨。將來,隨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增長以及對營養與健康的關注度上升,膳食結構將持續調整,肉類蛋白和植物蛋白消費也將隨之發生變化。

來源:國際家禽


東立生物專注核心預混料30年,畜禽、反芻、水產我們都有。

無論未來行業調整成什么樣,我們也將一直都在。

核心營養,開啟4.0時代:

浮力影院